飙车少年

他大概从来不知道随处可见的月光花,竟会同他如此相似吧。

喜阳光充足和温暖,不耐寒,对土壤要求不严,在向阳湿润条件下生长良好。

这和怕冷却对生活环境没什么要求的他不是一模一样么?

他总是深藏不露的,有时候面对采访会“胡说八道”,有时候又故意装傻,让人分不清他到底是说真话还是假话,是真傻还是假傻。

或许是自己看他的东西看得多了,有时候他是不是在“忽悠”一眼就能看出来,比如他拍完戏到底干嘛去了,休息?背台词?or吃东西?无数的采访,其实也不是那么千篇一律。

他一直都没变,无论外界怎么样,他还是他,安安静静做自己手头的事,然后真诚地说,

“哈喽,大家好,我是潘粤明。”

【潘打工A×关宏峰O】所视即地狱 ABO

明天考试,我竟然还不复习,虽然很慌了,好吧,写完这个小片段就去复习。话说,我正在纠结潘打工全名叫什么合适,潘...潘颖?...潘粤暗?[捂嘴]

先放一个小片段,马上考完能码字了!

好久没写文了,立个flag,这个月写个三万字的大关×潘打工双向黑化文,一起坠入地狱的堕天使们相爱相杀。🙊

潘与爱【潘粤明×我】

是和 @多情应笑我啊 的连文。是与pym的故事

会是小短篇。

9

我到现在都觉得十分奇妙,比做梦还要不可思议,怎么就和你成为朋友了呢?

我不出众,也没有什么特殊的技能,就连唯一会的一点点画技,还是喜欢上你以后才热着脑子学的,怎么就和你成为朋友了呢?

我拿着手机,看着微信对话框顶上,简单却不平凡的“哥哥”二字,输入好几遍又删去,你进剧组好久了,之前你就说过自己腿上有淤伤,说自己笨,却没想到是大片的青紫,看着实在难受。

虽然你看着轻松,但实在让人放心不下呀,你啊你,你怎么就这么不听话呢?武指说什么你就乖乖照做行不行,你懂行还是工作人员懂行啊大傻子!

我酝酿了半天,还是决定不打扰他了,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在拍戏,如若未然,好好休息也是好的。

回删着大段的话,却被同事的招呼吓了一跳,一个手抖,一句不完整的话弹了出去,从来没有这么紧张过,我手抖着撤回,幽怨地看了同事一眼,她歉意地笑笑。

原来是编导要开会,讨论改进新一期节目的策划,我赶紧放下手机,整理好文件快速跟上,心里仍激动不已,只求他没有看见才好。

忙碌的工作总能让人忘记其他,策划案中的一些环节迟迟定不下来,大家也想不出更好的点子,编导只好暂停会议,先让大家吃个晚饭。

不知不觉已经过了晚上八点,我伸了伸懒腰,打算拿手机点个外卖,刚解锁就让我差点惊叫出声,尖叫被抑制在我的咽喉。

“你撤回了什么?”他的消息浮在信息栏里,打开微信,问号后还跟着一个疑问的表情包,就在自己撤回之后,是秒回吗?!!

怎么办!怎么办!!我该回什么!!啊啊啊啊啊啊——他会不会去上工了,那我是看见了还是没看见?

什么饥饿,什么疲累,什么郁闷,通通一扫而空,随之而去的,还有我满肚子的话和理智,我,死机了。

我点了份外卖试图转移自己的注意力,让自己冷静下来,却忍不住对着那一句话外加一个表情包翻来覆去看好几遍,直到好友提醒,才发现自己笑的有多明显。

我构思许久,终于鼓足勇气回道:“刚刚去开会了,没能及时回复你,抱歉。你伤好些了吗?记得擦药。”

紧盯着屏幕,不一会儿,提示音传来,“好多了,拍戏总是难免的,我今天有好好听武指的话。”
“你呢?最近好吗?”

似乎第一句发出后,接下来就自然多了,他说着剧组饭有多好吃,自己好不容易克制住了,我说让他小心,别因为减肥伤了身体。

一言一语,饭在不知觉间吃完了。会议又将开始,我飞快组织语言,“你好好拍戏,休息就多补觉,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啊。”

“会的,你也加油!每天开心。”说着,附加一个大笑的表情。

“哥哥,我去工作啦!你也要好好的。”

“好。”

来不及再看一眼,转身投入“战斗”之中,一战过后已是深夜,敲定最终方案,众人纷纷放松下来,各自收拾准备回家。我整理好资料,关上灯,看着手机的呼吸灯闪烁着。

“你很努力,也很棒,我相信会有成果的。❤我去拍戏了。”

哥哥啊,这世上再也没有比你更能治愈我的了,你就是我的充电宝啊,我们在各自的路上努力奋斗着,期待再会时,我离你更进一步吧。❤

【白夜追兄】之对话体小剧场二

(一)我没力气了
宏宇:哥,我没力气了,今天能不能歇会儿。
宏峰:才几天没俯卧撑,体力就这么差了,再加五组!(伸手反转沙漏)
宏宇认真俯卧撑。

宏峰:宏宇,我...我没力气了...
宏宇:哥,再坚持一下,坚持就是胜利,马上...
宏峰:我让你练俯卧撑不是为了这个!

(二)酒壮怂人胆
宏宇:哥!你真好看,为什么妈把你生的那么好,什么都比我强,把我生的那么差...(抹眼泪,伸手求抱)
宏峰:你怎么又喝酒了,别勒我,滚去睡觉。
宏宇:哥...让我亲一口,就一口...
第二天
宏峰:你以后再喝酒,我就自宫,看你还敢胡闹。

宏峰:关宏宇!给我过来!说,你和那女的什么关系!成天就知道去酒吧鬼混!我今天不好好教育教育你,怎么对得起咱妈的嘱托...
宏宇:哥,周巡怎么也不看着点,让你喝这么多!哎哎哎,哥,别扯我耳朵,疼。
宏峰:我今天必须好好教育教育你...
第二天
宏宇:哥,你以后多喝酒,我就喜欢你“说教”。

(三)谁说我们都一样
宏宇:哥,你说——我们有这么像吗?(照镜子摸下巴)
宏峰:就算是同卵双胞胎,性格、指纹、经历……也会不一样的。

宏峰:以你现在的能力,勉强可以以假乱真了。
宏宇:谁说的,咱俩体力就不一样...

(四)像女人
宏峰:关宏宇,你能不能别像个女人一样粘着我,我在工作!(眉头紧皱地翻案卷)
宏宇:哥,你日理万机的,哪有时间锻炼啊,我这帮你活动活动筋骨呢。

几分钟后
宏宇:哥,你怎么像女人一样哼哼唧唧的,声音真好听。
宏峰:啊!你...你就是这么帮我的...

(五)说了什么
宏宇:哥,你跟周巡说什么了,他一天到晚盯着我,是不是背着我干了坏事!
宏峰:你这人思想怎么这么龌龊,我什么也没干。
宏宇:真的?撒谎可不是一个好警察该有的行为。
宏峰:我骗你干嘛...
宏峰被“检查”。

宏峰:关宏宇!!你跟他们说什么了,他们一天到晚躲着我,老实交代!
宏宇:没什么啊(装傻),哎哎,你能别老揪我耳朵吗,我说还不行吗!就...xhdhxjbxjx...
宏峰:你说什么?
宏宇:就和周巡切磋了一下...(小声地说)
宏宇被暴打。

(六)生日快乐
宏宇:哥,来,你看我准备了什么。
一个点了蜡烛的蛋糕,宏宇关上灯。
宏宇:哥,许愿吧。
宏峰内心OS:希望新的一年能侦破更多案件,能少一些犯罪,宏宇能少烦我一点,少惹桃花...嗯,再少受点伤,我们能好好的。
宏宇内心OS:希望新的一年周巡韩彬能少烦我哥,我哥能少受点伤,少打我一点,多爱我一点,我们能好好的。

宏宇:哥,生日快乐。
宏峰:生日快乐。

【白夜追兄】之对话体小剧场

甜甜的糖送给甜甜的哥哥,期待明天最帅最帅的哥哥!!

(一)下不了床
周巡:“又是你?”
宏宇:“我哥生病,来不了。”
周巡:“老关得了什么病,我得去看看。”
宏宇:“下不了床。”
周巡:...

次日
周巡:“喂!老关,你怎么又没来支队?”(郁闷+烦躁+吃醋等多种情绪)
宏宇:“我哥睡着呢,打什么电话!”
周巡气急败坏:“不是,怎么又是你接电话,你哥不来。那你嘛呢!”
宏宇淡定回答:“我也下不了床。”
周巡卒。

(二) 专业的
宏宇:“这停尸房什么味儿啊,姐们儿你也太牛逼了,这工作,是给人干的吗!”
高亚楠:“说什么呢你,这是法医实验室,能不能向你哥好好学学,专业点。”
宏宇:“得得得,赶紧分析吧,我等着回去跟我哥吃饭呢。”
高亚楠:...

月余
高亚楠:“可以啊宏宇,你这解剖动作越来越像你哥了。”
宏宇:“那必须的,我哥言传身教,我还能差?”
高亚楠:“得了吧,给你点阳光就灿烂。”
宏宇:“我这天天拿他练手,我可是专业的!”(得意脸)
高亚楠白眼。

(三)单身狗
小汪:“哟,关队,回呢?”
宏峰:“嗯,回去吃饭。”
小汪:“您也别老吃外卖,没营养。”
宏峰:“有人做饭。”(扬长而去)
小汪:...

情人节
小汪:“哟,小关哥怎么来了?”
宏宇:“等人。”
小汪:???
宏宇:“今天约会。”
小汪卒。

(四)关老师说的都对
周舒桐:“关老师,档案我都搬来了,我们怎么查啊?”
宏峰:“根据我划的范围筛选一下,今天查完。”
周舒桐:“知道了,这就开始。”

晚饭后
宏宇:“这得查到什么时候去啊,直接去复查现场。”
周舒桐:“可是关老师说今天必须查完的...”
宏宇(摸下巴):“关老师说的都对,还不快查!”(跷二郎腿)
周舒桐埋头苦查。

(五)小心点
叶方舟:“关队,我劝你小心点,暗箭——可不长眼睛。”
宏峰:“明枪也不是好躲的。”
叶方舟:“那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!”(上前开打)

宏宇赶来
宏宇:“叶方舟,我劝你小心点,老子的拳头可不长眼睛。”
叶方舟:“啐!少tm废话,有种就来!”
宏宇:“想动我哥,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!”(挥拳而上)
叶方舟卒。

(六)不喝酒
宏宇:“今晚不喝酒。”
刘音:“哟,稀奇啊~你也有不喝酒的时候?”
宏宇:“昨儿做疯了,我哥说再喝酒就滚蛋,先缓缓,过阵子再喝。”
刘音:...

一周后
宏宇:“不喝。”
刘音:“你这酒,戒的够长的呀。”
宏宇:“我哥出差给人讲座去了,喝了也白喝。”
刘音白眼。

(七)24小时保护
宏宇:“你帮我把我哥经过的所有监控给我黑出来,我要查一下是不是有他们的人。”
崔虎:“你知道这,这是什,什——么工程量吗??...得,得了,我查还不行吗。”(欲哭无泪)
宏宇:“赶紧查。”

数小时后
崔虎:“我,我,我说,大,大——哥,兄弟帮你,你也不能——得,得寸进尺啊,你身强体壮,兄弟我,我可没这体力,这忙,我,我不帮。”
宏宇:“那你就把全城监控给我破了,我自己看着就行。”
崔虎:“你,你哥有周,周——巡护着,出,出,出不了事儿!可兄弟我再不睡,我——可要出,出事儿了。”
宏宇:“就他,屁用没有。总之我要24小时保护我哥,快破!”
崔虎卒。

潘与爱【潘粤明×我】

前言:写了几篇了,一直还在追逐成长的阶段,我自己也着急,可是转念一想,如果“我”还没有足够好,又怎么有这个勇气和能力陪伴在他身边呢?所以只好努力想点子,让“我”一步步变得更优秀,向他靠近。在我心里,和哥哥的每一次重逢,都会是一如初恋的甜蜜、悸动和羞涩,因为他始终让人保持初恋的感觉呀,所以不管什么时候相遇,都会是青涩单纯如初的爱慕,一直到老。

是和  @多情应笑我啊  的连文。是与pym的故事

会是小短篇。

番外2

命中注定

“诶?!”

“怎么了?”他从背后围住我,耳边的头发轻拂,惹得我耳根微痒,是他的气息在作怪。

我只觉脸颊发烫,耳根发软,整个人都酥了。

我们相守有一段时间了,可还是羞于他的撩妹行为,毕竟他可是宏宇本宇啊,怎么可能在他的功力面前面不改色呢?

我把相册举到他面前。

思绪慢慢回到过去,记忆渐渐苏醒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那是零四年夏季,我陪姐姐去景区探班她的爱豆,涛姐。

姐姐和拍摄间隙的涛姐聊的正欢,十四岁的我第一次看到剧组造梦的实景,整个人都被深深地吸引住了。

更吸引我注意的,是穿着古装汗衫,拿着扇子扇风,一路小跑离开的人。

我看过他几部电视剧,还有中央六套放的电影。

暑热难耐,我撑着景区买的油纸伞仍是觉得心火燃烧,看他背上透的汗,更觉演员辛苦的很。

因为好奇他去了哪里,我向姐姐要了零钱,说去买水喝,借口跟着去了。

远远跟上,发现他正坐在小卖部的小竹凳上, 面前的小桌摆满了零食,他吃着冰棍儿,盯着电视机里的球赛目不转睛。

我觉得挺新奇的,电视里古装扮相的人,竟然在我面前吃着冰棍儿看球赛。

我正在犹豫是否此刻回去,他似乎感觉到我的视线,回头看了我一眼。

我有些胆怯地看着他,他笑着从桌上拿了一根棒冰递给我,“吃吗?我也吃不完的。”“不,不用。”我脑中警铃大作,直觉要逃跑,他挥了挥手中的棒冰,“快拿着吧,要化了。”满满的少年音,让人无法拒绝。

他强行递了过来,我伸手接过,冰凉的温感刺激着小手的神经,还没尝,就已经甜到心里了,这个哥哥人好好!

我抬头看向他,他已经转头看球去了,我鼓起勇气,对他说了一声谢谢,然后一溜烟跑了,没敢回头。拿回别人零食的我,还被姐姐说道一通。

最后他们要开始工作了,姐姐和我为了不再打扰他们,即将离开。临走的时候,涛姐主动要和我们来张合影,正巧他带着一堆零食跑回来,准备补妆开拍,涛姐把他叫了过来,“粤明!帮我拍个照呗!”

他接过姐姐的傻瓜机,我这才知道了他的名字,在我看来很有翩翩公子气的名字。

“哎,小妹妹,是你啊。”他拍完照,说到。

姐姐这才知道送我零食的,竟然是他。姐姐一边道谢一边说我,他笑着摸了摸我的头,直说没事。

涛姐已经去补妆了,他看我们要走,“我们合张影吧。”

他站在我身后,递棒冰给我的那只手轻揽着我的肩,工作人员拿着相机,他温柔的声音从身后传来,“西瓜甜不甜?”“甜——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我们竟然见过?”

他也是惊诧地挑眉,看了几眼照片,然后搂住我。“那我能不能有个迟到十四年的要求?”

“什么?”心里有点毛毛的,越相处越知道他其实有多皮。

“用余生来还冰棍之恩吧?”

“哈?”

“相守余生,不相负。”

我侧过去恰好亲到他眉眼,“约定不负。”

潘与爱【潘粤明×我】

是和 @多情应笑我啊 的连文。是与pym的故事

会是小短篇。

8

喜欢哥哥这么久,见他最多的地方是机场。
亲眼见证他从“机场泥石流”转变为机场欧巴。

曾问过他是不是特地打扮了,他眨巴着眼,调笑地回了句“你猜”。
经纪人在边上说到,他为了不被说穿睡衣出门,挑了半天,差点又迟到了。我听罢再看向他,发现他一脸皮样也在看我。
好吧好吧,他皮开心就随他吧,但不能用这样的表情来撩我呀,我忍不住捂了脸,他便笑得更欢了。

许久未见,拍了一段时间戏的他,明显瘦了,脸的棱角更加清晰,也是初春的缘故,他没有裹得严严实实的,青春的格子衫,颇有跨界时期的模样。

“好久不见。”我帮他把行李搬上推车,他用只有我们两个能听见的音量说道。虽然他依旧小声喃语,但这句话我听的如此真切,差点以为自己幻听了。
我一脸震惊地看向他,他向我抛来一个星星眼,转身去给其他p友们福利。

他!他他他!他这也太犯规了!!!

我积累的满腔满腹的话都因为这一句,全部忘光了。
他无意识的撩人最致命,能让人分分钟刺激的心跳紊乱呐!

因为赶着来送机,胃里空空的我果然咕噜噜地叫起了肚子。
我的天,你怎么在他面前丢了这么大的人啊!
他大概是听见我肚子叫了,歪着头看向我,其他人也跟着看过来,我羞臊地恨不得立马跑路。

他反应几秒,眨巴着眼,“你们都吃早饭了吗?一起去吃个饭吧,时间还够的。”他看了看手机,认真地看了我一眼。

大家不可思议地站在那里,一时不知道回什么。

他把口罩揣进兜里,赶着大家说道:“走吧走吧,我请你们吃,不要紧的。”说着,回头看了一眼落在后面的我,轻微地摆头示意我赶上。

他买了几份小汤包,挨个发了早餐,到我的时候,我抬头看他满眼的笑意,想到方才的糗事,只想逃跑。

“怎么能不吃早饭呢?你要是再这样不吃早饭地来,以后我可不许你来了。”他的轻声细语软绵绵的,却字字打在我心上,我唯有捧着早餐不停点头。

又想到什么,我猛地一抬头,把他吓了一跳,我们俩都略带尴尬,我挠了挠头,“哥哥,你早饭吃了吗?要不要也吃点?你看着我们吃,怪不好意思的...”

大家都围着他,纷纷让他不要客气,多吃一些,他噗嗤一笑,“我吃过了,我现在在健身,你们可别馋我啊。”众人欢笑着,夸他穿的好好看,夸他瘦了好多等等等等。

这种围着他的感觉真好啊,像星星守着月亮,月亮又淡淡地撒下温暖。

想一辈子守着他,不求同等光辉,只求护他光芒。
默默地支持这个温柔体贴的人,这个平凡中闪烁星芒的人。

没想到这么快又会见到他,只是这个巧合来的太巧了,着实让人感到极不真实。

我被台里派到A市来参加培训,刚结束一天学习的我,只想着快快回酒店休息一番。

大概遇上他,我注定要出糗吧。
刚要进电梯,我就撞上了一个人。

“啊,不好意思,不好意思!”我连忙低头道歉退了出来。

抬头,说的不惊讶是不可能的,我脑子里一片空白,心里除了“不可能”,想不到别的词了。
“哥,哥哥!”

他看着一脸呆样的我,示意别人先走,重新帮我按了电梯。“你怎么每次都这么冒冒失失的。”

我这才想起来他近两天有个活动,忙着工作的我竟然全然忘记了。

“你,我,我是来出差的!不是跟踪你!!”

私下的他穿的更加随意,正是这份随意,让他更显不羁洒脱,T恤外套着熟悉的格子衫,破洞牛仔裤再配上渐变色的球鞋。

他真的是我见过穿破洞牛仔裤穿的最好看的男生了。

他看出我的慌张无措,浅笑着伸出手。
我是谁?我在哪?我在干什么?
他摸了我的头??他竟然摸了我的头!!!

我下意识地缩了缩肩膀,抬头看他,“上次你送的毛笔,我很喜欢”,他揉了几下,收回手,“这几天发的微博都是用它画的。”

还处在死机中的我瞬间恢复,满脸期待,“好用吗?你喜欢就好!”

“你快去吧,他们应该等急了。”
电梯久久不来,我实在不好意思让他等着,更何况,他是我爱豆呀,应该我宠着他才对。

他掏出手机鼓捣了一会儿,转头道:“现在不着急了。你们为我做了这么多,我做些小事也是应该的。”

我一时语塞,愣愣地看着他。

他真心把自己当做一个普普通通的人,干的事不过是万千职业中的一种,那么低调,那么谦逊,把自己低到尘埃里去,开出最耀眼的月光花来。

哥哥啊,你实在太好了你知道吗?

直到电梯来了,他跟着我一起走进电梯,我噎了好久的话还是咽了回去,隐忍着汹涌的情绪,开玩笑地说:“和养父一起进电梯可是有点害怕呢。”

他反应了一下,勾起嘴角,“那你可要小心了,我很坏的。”

没想到他会贫嘴,倒是我没接住招了,“咳,内什么,我刚刚看你手机壳是新的呀,挺好看的。”

他拿出手机,低头摸着,“嗯,是粉丝送的”,看着我又补充一句,“你们送的东西我都好好保存着呢,有时候怕小物件落在酒店,要查好几遍。”

“除非拍戏必要,你还是要好好照顾自己呀,我们都离你太远,会记挂你的。”我走出电梯,强烈要求他不要再送了。看着像《唐探》一样缓缓关闭的电梯门,里面的那个人,却不是那个阴郁隐忍的养父李,而是我心心念念的潘粤明,他探着头,轻轻挥手,嘴里念叨,下次再见。

下次再见,你会是更好的你,我努力做更好的我,下次再见,我的月光花。

养父,我有没有告诉过你,我超级喜欢你。

李的自我独白

再一次看电影,截图做壁纸的时候,本来就喜欢养父这个角色的我简直疯了,每一个动作,每一帧都是戏,克制的情感,隐忍地爆发,爱的我心碎,他看上去只是一个爱上不该爱的人,为了她去犯Z的B态SR犯,但越深究越发现,他才是始终善良啊,一心对思诺好,以她想要的方式。

——pym——pym——pym——pym——pym——pym——

【李的自我独白】

我知道,她的一切,我都知道。

我爱她,以男人对女人的渴望爱着她,从孤儿院的那一眼,命中注定的那一眼,我就知道了,我愿意为她做任何事。

她总是乖巧的,美好的。每当那双无辜单纯的黑眸注视着我的时候,我都感觉是在质问我,鞭挞我,怎么能用如此龌龊畸形的感情面对她,怎么能隐忍着占有她、渴望她的禁忌欲望和她生活在一起,如此肮脏。

我知道她是在伪装做戏,我也知道她是在利用我,可是我总安慰自己,或许她只是想除掉颂帕,纵是她害怕我、憎恶我,我也愿意去杀了他,保证她的生活安稳无虞。

于是我杀了他,把她的计划原封不动、完美呈现。降魔杵砸在颂帕后脑的那一刻,鲜红温热的血浆喷溅在我脸上,一下,一下,一下……每一滴热血,都是我对她爱的献祭,用颂帕的生命,洗尽她黑暗的一面,从今以后,她的生活一片光明。

在病房见到她时,我的美梦,我不断说服自己,构建的信仰,都被击得粉碎。在此之前所有的一切我都可以相信,相信她让我相信的,可在此之后,我不得不承认,她最终目标是远离我。

“你不该这样做的。”如果她不想让我知道,我可以是一只鸵鸟,永远不知道。如果她想要离开我,不用做什么,我会平静地主动赴死,心甘情愿。杀人,自杀,对我来说,不过是取悦她的一种方式,可是她不该伤害她自己。

她戴发卡的样子真好看,是我在自己不堪的一生里,见过的最美好的一景。把削好的苹果递到她手里,看着她惯用的伪装,我的心却被净化。

我知道的,该来的都会来。他们冲了进来,我却贪恋着和她相处的最后时光,不愿移开眼。他们说什么我都无所谓,用多么残忍的方式杀死颂帕,我觊觎着她这件事多么令人发指,我是一个十恶不赦的人,这些我都不在乎,但我不允许有任何不堪泼到她身上。他们将玷污她的罪恶公诸于世,我感觉每一寸骨头都气的发抖,每一滴血液都充满愤怒,哪怕这是虚假的。她是救赎我灵魂的天使,永远都是纯白的,谁都不能沾染她,包括我自己。所有情绪爆发而出,咆哮着让他住口。

当指向我的铁证摆在面前,我知道,她的计划成功了,心里是喜悦的,她的目标全都实现了,杀死颂帕,远离我。可她的轻声质问,把我推向了悬崖的最边缘,我看向她的眼,深渊就在眼前。

你要什么,我都给你,哪怕是我的命,我也给你。那无辜的眼神,悄无声息地把我拖向谷底,不用知道面临什么,你想要,我堕入黑暗便是。

“我不后悔这么做,我爱你。”我笑着,对她从来都温柔,我想让她知道,她算计的这一切,我都知道。她要演戏,我就配合。她眼神闪烁,诱人的唇瓣泄露致命音色,“我知道。”我突然明白了什么,或许,我才是那个被配合的人。她看穿一切,明知道我知晓她的阴谋,依然无辜,看我着手去实现,为她打造一切。

“不,你不知道,我爱你。”我努力说服自己,哪怕我明白她有可能全都看穿,我也愿意为她铲除最后一个障碍,那就是我自己,我会带着对她的所有美好赴死。

我把自己多年渴而不得的情感隐忍地宣泄,而后扭动脖颈,做最后的心理准备,转身即是地狱,她好便是欢愉。